NANASU's freedom place

關於部落格
pictures + words = memories.
  • 44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nly you-4

--------------------------------------------- 賽費文為了怕我走路走累,於是將羅依也帶出來讓我坐在上面看著他所說的「最美麗的星空」 這是我第一次在半夜出來觀望整個星空,原本我認為無論在家、或是任何地方看到的星空應該都是一樣的感覺 但是,看到眼前的景色,我完全能認同賽費文的話 玫穆莎:「這...這真是...太漂亮了...」我忍不住讚嘆 賽費文:「很漂亮對不對?我在這漫長的日子裡每天都會來這裡看星空」 賽費文:「每當我心情不好,開始痛恨自己是吸血鬼的時候,看到這片星空總是有莫名的勇氣不斷湧出」 賽費文:「天上的星星好像在對我說『我們會陪在你身邊,不要覺得難過、寂寞,你不是只有一個人』」 賽費文:「這聽起來好像是我自欺欺人一樣,不過就因為這樣,我才能撐到現在,對我來說,這片星空真的是我的精神糧食呢」 玫穆莎:「你不孤單啊...」說到一半我突然意識到下一句我不該說出口 因為我想對他說...『你還有我陪你啊』 賽費文:「是啊,我還有這片星空陪我呢」他轉過頭來笑著告訴我 聽到他這麼回我,心裡有股難過的感覺,是為他覺得寂寞感到難過,還是...因為我無法陪在他身邊呢... 玫穆莎:「以後不會只有星星陪著你的,雖然今晚我們是最後一次見面,不過...」 玫穆莎:「只要我還在世上,還是算陪在你身邊不是嗎?你...並不孤單喔」 我忍不住對他說了這番話,我知道不應該,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賽費文:「謝謝妳,這段時間有妳的陪伴,我真的過得很開心」 賽費文:「我想不管妳還在不在這個世上,我永遠都會記得妳和我相處時的快樂」 玫穆莎:「謝謝你會記得我」 賽費文:「謝謝妳陪著我」 他說完這句話後,我們誰也沒再出聲,或許他跟我想的一樣,不想破壞這不會再有的相處時間 賽費文:「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玫穆莎:「嗯...」要不是他的提醒,我完全遺忘了時間的存在 我看著他的背影,好希望回家的路可以長一點、時間可以過得慢一點 如果可以,我還希望時間可以暫停一陣子,讓我多一點時間再跟他相處 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想法,我自己也摸不著頭緒 是因為同情,還是友情?亦或是其他因素? 我只知道一想到今後我無法再和他見面、和他說話,心就像是破了一個洞一樣,而這個洞一直在內心不停的擴張著 我想,這股不知道為何名的感受,或許隨著時間的過去會慢慢的淡去 但是在這股感覺淡掉之前,再讓我有更多時間看著他吧 讓我有更多時間記住他的長相、他的聲音、他的一舉一動 希望在我有生之年,不要忘記他的一切 在我還沒完全接受自己將無法和賽費文碰面的事實,一切卻被迫結束了 母親就站在我們眼前,拿著刀子等著我們回來 安:「我這輩子做得最錯誤的決定,就是與吸血鬼繼續有瓜葛」 安:「當時我不該認為這是保命的方法之一,我不該相信你」 安:「現在可好了,我的女兒也被你耍得團團轉,想先卸下我女兒的心防,之後再吸乾她的血,再來就是對付我了對吧!」 玫穆莎:「母親,不是這樣的!是我擅自私下和他見面,跟他沒有──」 安:「閉嘴!現在我不會相信從妳口中說的任何一個字!」 安:「玫穆莎現在一定是被你控制了!我早就覺得事有蹊翹,還好我去弄了一把可以將吸血鬼除掉的刀,將你除掉後,我原本的玫穆莎就會回到我身邊,我們將不會再傻傻的被你利用了!!」 玫穆莎:「母親,不要這樣!賽費文什麼都──」 賽費文:「好啊,妳把我殺了,反正我也在這世上待夠久了,是該了結了」 安:「答應得這麼乾脆?又有什麼計謀」 賽費文:「什麼計謀都沒有,既然我的死能讓妳安心的過完一生,那我也算是有幫上忙吧?」 賽費文的這席話嚇壞了我,吸血鬼不是所向無敵?吸血鬼不是不死之身嗎?為什麼他要尋死! 玫穆莎:「不!我不要你死!你移動的速度不是很快嗎!為什麼不逃!現在快點逃走啊!」 賽費文:「是,我是可以逃,可是我逃了對事情絕對沒有幫助,無論我逃不逃,妳母親都認定我是個陰險狡詐的吸血鬼」 賽費文:「如果我逃了,妳母親還是繼續怨恨著所有吸血鬼,妳的人生也不會好過;如果我走了可以讓妳母親的怨恨少一點,妳也可以不用為了擔心妳母親何時崩潰而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何樂不為?」 賽費文:「能認識妳已經是我這輩子最好的禮物了,我走得心甘情願,謝謝妳,要好好的照顧妳母親,繼續快樂的活下去喔」 安:「夠了!」 安:「直到最後一刻還在謊話連篇!」 玫穆莎:「不!!!!」 我忍不住移向前,不顧自己是比吸血鬼脆弱好幾百倍的人類 只希望能阻止母親將他送離這個世界 *  *  * (唔...這裡是哪裡...我不是已經死了...?) (我記得母親來不及閃躲將刀直接刺向我的腹部...) (咦...雖然裙子上都是血跡...怎麼卻沒有疼痛的感覺?) (我應該是死了吧?要不然怎麼會沒有痛的感覺?) (不過這裡是哪裡?如果是另一個世界也未免太真實了一點?) (哇...外面好漂亮!這裡應該就是所謂的天堂了吧!) (沒錯...我果然是死了...這裡應該是另一個世界了) (不過...為什麼我覺得這樣的天空很亮呢?我記得生前我並不怕陽光的啊?) (我想可能來到另一個世界體質也改變了吧?) 我看到如此漂亮的景色,忍不住向前走去 站在瀑布前面還沒仔細看過整個環境 卻發現自己的皮膚比活著的時候還亮 當下我知道了,我還在同一個世界 只是...我變成吸血鬼了 我舉起左手仔細的看著 玫穆莎:「沒錯...是吸血鬼的皮膚」 舉起雙手,答案仍然沒有變 看過自己的雙手後,我確定賽費文將我轉變為吸血鬼並且帶我離開我的家鄉了 我沒有時間思考為什麼賽費文將我轉化為吸血鬼 更重要的問題是我該怎麼做才能以吸血鬼的身分平安的繼續留在這個世上? 雖然我知道自己是吸血鬼,也曾經和是吸血鬼的賽費文相處過,可是我仍然不知道該怎麼當個吸血鬼 我擔心自己一旦出了這個倉庫,就會激起對血的渴望,導致濫殺無辜,於是我一直待在倉庫裏面一步也不敢出去 因為變成了吸血鬼,我對睡眠的需求完全沒有了,就這樣無論白天黑夜只是一直在倉庫裡走來走去不知如何是好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一天比一天還要渴望得到血,我渴望得全身發抖 我知道自己已經快要餓得撐不住,但我仍然不敢出去尋找血源,深怕一出去就犯下無法抹滅的錯誤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已經開始精神渙散,腦中一片空白,眼前一片漆黑 最後體力不支 只能倒在地上等待死神來接我走 我想這次,我應該是真的要離開了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