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SU's freedom place

關於部落格
pictures + words = memories.
  • 44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nly you-5

--------------------------------------------- 「喂,醒一醒」 「奇怪,難道我狩獵來的血不夠她喝?聽得到我說話嗎?」 「不會吧,該不會真的被活活渴死?快點醒一醒!」 「啊~眼睛睜開了,哈囉,清醒了嗎?感覺的到我嗎?」 「還好嗎?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玫穆莎:「............................」 「還沒反應過來嗎?沒事吧?」 玫穆莎:「唔......啊!?」 玫穆莎:「嚇死我了!你是誰!我怎麼了!我不是已經死了!難道、難道、你是死神!」 「看來妳滿有精神的,應該已經沒事了;還有,妳還沒離開人居住的地方,我想雖然妳精神回來了,但還沒有回神,好好想想妳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玫穆莎:「我...碰到了什麼事情...啊...刺殺...吸血鬼...渴望血...渴望...血...」 聽到這個陌生同類的話,我嘗試著恢復昏倒前的記憶,想起我昏倒的原因,我猛一回頭看著這位似乎是救了我的同類 玫穆莎:「是你救了我吧?我現在似乎沒有渴望喝到血的感覺,我想應該是你讓我喝到血了對吧?」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同類可以忍耐吸血忍耐到昏倒的,妳是幾天沒喝血了?」 「我...我不知道...我連自己到底轉化成吸血鬼幾天都不曉得...我很害怕...我──」 「害怕無法克制對血的欲望,所以一直克制自己出去填飽肚子?」他將我原本想告訴他的理由搶先說了出來 玫穆莎:「沒錯...你...你怎麼知道我的理由?難道你剛變成這個樣子的時候也有我這樣的想法?」 他對我露出一抹深不可測的微笑,並回答我:「如果你是問我為什麼知道妳接下來想說的話,我能斬釘截鐵的告訴妳,絕對不是因為曾經感同身受過。」 *  *  * 再次得救後,成為吸血鬼的我是個新手,對於自己的克制力十分沒自信,於是我決定繼續待在這個似乎是廢墟的倉庫中生活,慢慢適應現在的自己 不過大致上比一開始的環境好太多了 在這一大堆稻草的後面,已經被偷偷的改建成我可以居住的環境了 有躺椅、有書櫃、還有衣櫃 有衛浴設備 還有可以讓食物保鮮的機器跟洗手台,聽說那個機器叫做冰箱的樣子 以及各種消遣時間的物品,有西洋棋、大提琴、還有畫架 我因為身上的衣服被血濺得不適合再繼續穿,只好換上新的衣服,據說現在最流行的服飾就是這種設計的衣服 或許是因為不習慣,我還是覺得以前的衣服比較漂亮 我第一次知道有鏡子的存在,也是第一次照鏡子,之前都只憑著水中的到影稍微看過自己的長相,不過變成吸血鬼後,這還是第一次這麼清楚的審視自己 玫穆莎:「...我的皮膚...也未免太蒼白了點...」看著鏡中沒血色的自己,我很好奇還沒轉化時的外表會跟現在差多少 我閱讀的興趣在轉化後依然沒變 每天只有在沉浸於書中的劇情裡時,才讓我有『其實我跟人類沒有不同』的感覺 當然,等到生活比較安定了之後,我開始擔心家鄉那邊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知道賽費文將我轉化成吸血鬼,並且將我帶離母親身邊後消失得無隱無蹤,是不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事情而讓我非常的擔心 話說回來,我的生活能這麼安穩絕對不是因為我神通廣大弄的到這些家具及物品 而是自從救了我後每天都會來看我的同類主動幫我弄來這些東西 他說,他的名字叫做愛德華‧庫倫,在吸血族的世界中加入了素食主義的家族,也就是不吸人血為宗旨的家族 他並不是普通的吸血鬼,他有一般吸血鬼沒有的特殊能力,他可以聽到會思考的個體,腦內所思考的所有思緒 所以之前我腦內想得事情,他全都聽到了,才會在我說出口前就知道了 愛德華:「我帶了一些血液回來了,最近妳都沒喝血,應該有點渴了吧?」 玫穆莎:「嗯...真是太謝謝你了...」 愛德華:「我幫妳放到冰箱裡,對了,現在想先喝一些嗎?」 玫穆莎:「嗯...好...謝謝...」 愛德華成為吸血族的時間加上家族的力量,已經可以適當控制對人類的血液產生慾望 其實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想不通為什麼愛德華要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救了我之後繼續照顧我 總覺得他不是一個熱心的同類,無論對誰好像都保有戒心 不過他卻二話不說的幫助我,讓我可以不露宿野外,讓我非常的感動,也非常的感謝,我很想還他恩情,卻不知道從何做起 他幫我拿了一罐血漿,自己也拿了一罐馬上喝了起來 這個包裝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看起來不像是打獵來的血 愛德華:「別以為血只能從動物的身上取得,現在連吸血族都有聰明的商人,製作血液食品販售給我們」 愛德華:「我想,妳可能還在擔心自己不適應,乾脆先從稀釋過的血液喝起再慢慢的進階到純血液,所以才先買這個給妳喝看看」 玫穆莎:「原來是這樣...看來吸血族的世界跟我想像的差很多呢...那麼,為什麼大家不乾脆買這個來充飢就好,還要去狩獵,甚至喝人血...」 愛德華:「兩者哪能比,當然是直接取得的最美味,等妳喝過純血,就會看不上這種東西了」 玫穆莎:「所以...其實你也不喜歡喝這個」 愛德華:「當然,兩三口就沒了,又沒什麼味道,實在有夠難喝」 他邊說邊將手上已經喝光的鋁箔包捏扁 玫穆莎:「喔...了解...」 之後,我們就沒做任何交談,我默默的小口小口喝著血漿食品,而他只是坐在對面看著我喝 或許就像愛德華說的一樣,因為這是稀釋過後的血液,所以比較能接受,味道沒有我想像中的怪異,不過我一點也不想嘗試取得純血,照愛德華的說法,只要我碰到一滴,應該就再也戒不掉了,我不敢、也不想 因為靜謐的空間,沒互動的氛圍,讓我思緒又轉到了思考愛德華為什麼要幫我的問題中 他就在我面前,又是一個會讀心的同類,讓我既尷尬又不知道該怎麼停止想對愛德華的疑問 就在我努力讓自己腦袋放空的同時,愛德華突然站了起來,讓我嚇了一跳 他該不會是聽到我內心的想法所以生氣了吧!? 愛德華:「..............喝完,就來下幾盤西洋棋吧」 玫穆莎:「啊!?喔....好...」 我真的不懂愛德華在想什麼 為什麼之前還是人類時,我可以毫不畏懼的站在賽費文面前質問他,現在明明自己跟愛德華是同類,卻連一個簡單的問題都問不出口? 忽然間,我了解到自己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勇敢,我不知道會不會一旦問了愛德華,他給我的答案會讓我了解到多久後我又只能依靠自己 原來,我希望愛德華能在我適應前一直在我旁邊幫助我,所以我才不敢問任何跟自己的未來有影響的問題 原來,我也是很自私。 下個幾盤西洋棋後,愛德華說他要走了 我看著他走出門口,正打算轉身走回去 愛德華突然轉身走了回來 愛德華:「我...並不是很喜歡提起別人的心事,這跟心中的問題不一樣,所以通常我會假裝沒聽到」 愛德華:「不過這次,因為妳心中煩惱的事情跟我有關,所以我想破例提起,不好意思」 愛德華:「其實,妳想的沒錯,以我的個性我不太會想去跟別人有瓜葛,這一次我破例救了妳、幫助妳,是因為妳就算暈死也要忍住自己對血的欲望打動了我。因為佩服,所以我決定幫妳,放心,我會一直照顧妳直到妳適應吸血鬼的生活為止」 愛德華主動提起的這席話,真的讓我心中的大石頭徹底的放下了 我對愛德華的感激又更多了 愛德華:「不客氣,好好適應妳的新生活吧」 玫穆莎:「嗯,很謝謝你,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