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NANASU's freedom place
關於部落格
pictures + words = memories.
  • 44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Only you-7

---------------------------------- 「Bum bum be-dum bum bum be-dum bum Bum bum be-dum bum bum be-dum bum ♪」 「Bum bum be-dum bum bum be-dum bum Bum bum be-dum bum bum be-dum bum ♪」 「Bum bum be-dum.............唔,看來差不多,快可以交差了,好!」 自從愛德華離開後,我知道自己一定要想辦法買的起血液食品才能有安穩的生活 於是我靠著體質上的優勢、過去幾年來訓練起的繪畫技巧以及創造力,在不必跟任何人類的接觸下賺取金錢來買屬於我的必需品 兩年前,我間接得知有創意設計服飾比賽的消息,於是鼓起勇氣報名參加 很幸運的我得到了冠軍,並且拿到證明 那一陣子甚至上新聞,大家都在猜冠軍到底是誰 借由這張證明,我開始做服裝設計師來維持生活 說起來不用睡眠這一點真的幫了我非常多的忙,光是Case就可以接的比人類多兩倍以上 為了不讓人類發現他們是跟吸血鬼合作,於是我都對外宣稱公司裡有好幾位服裝設計師,只是大家都不對外透漏自己的身分,只肯用公司名稱為代表,直到現在仍是如此 (快點打電話跟雇主說設計圖完成了) 這半年來,我接的case有越來越多的現象,我很訝異在搞怪為主流的現代,還有人願意花錢請我設計比較端莊、甚至結合了一點『我活著的當下』以及家鄉當時的風格 「喂,您好,我這裡是服裝設計公司,您要的草圖已經完成了,我們會盡快寄過去給您,在此先提醒您留意一下」 「嗯?真的嗎?我很高興我的...不是,我們設計師的設計有幫助到貴公司的業績」 「希望能續約?續一年?」 「當然好!沒問題!我非常高興!啊!當然是為我們的設計師已經公司高興!能與像你們這麼知名的公司合作對我們來說當然是非常榮幸的事情!好,合約以後線上連絡,謝謝」 電腦對我而言真的是很方便的工具,它讓我不用直接面對外界就可以與外界溝通 無論是談論工作,還是蒐集資料、吸收新知等等,只要靠它就能完成所有我想做的事情 時代真的不斷的在進步,現在就連桌上型電腦都遜色了 (最近看到最新型的電腦很輕薄的樣子,哪天買來用用看) 白天的時候,除了工作、使用電腦的時間外,我也會看看電視 看看小說 彈彈鋼琴 然後在天氣好的時候下下西洋棋 下西洋時我最喜歡坐在可以看到外頭的那邊 對我來說,雖然我不怕感覺到人類而抓狂,但為了不讓人類看到我而抓狂,白天我仍然一直待在家裡 於是我喜歡趁著坐在這裡時看看外面 晚上,除了外出溜達,意外的發現我還是最享受釣魚時的氛圍 我享受安靜的氣氛 我喜歡乾淨透徹的湖水 我想著『那時候』的星空,不會被任何事物影響、打擾 這天,我在工作的空檔進入書本的世界 (嗯?不會吧?) (難道....) (真的是他?) 我走到門口將門打開查看是不是我想的那個同類來訪 果然是他,愛德華 愛德華:「看來,妳對同類靠近的察覺能力真的隨著自信回來了」 玫穆莎:「好久不見!怎麼會有時間過來!」 愛德華:「距離上次見面也才兩年而已,不久啦,哈哈!當然是來看看老朋友過的如何,順便恭喜妳的設計越來越有人氣囉」 我帶他進來屋內,順便招待他一些飲品 愛德華:「妳居然還特地把血液食品到在馬克杯裡喝啊?會不會太講究了」 玫穆莎:「難道你不覺得這樣喝比較好喝嗎?拿著樂利包進食實在太掃興了,要不然你喝喝看這樣有沒有比較好喝」 愛德華當然一臉『這樣有差嗎?』的表情看著我,然後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愛德華:「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女人著重氣氛了」 玫穆莎:「有比較好喝對吧?」 雖然我知道愛德華仍然不覺得這到底有什麼好喝,不過我也知道他這樣說是為了支持我的決心 我看著愛德華,總覺得這張再過幾年也不可能會變得臉,似乎有哪裡不太一樣 玫穆莎:「我總覺得你怪怪的,但說不上來,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愛德華:「........................什麼時候妳也有讀心術了」 玫穆莎:「那就是真的有心事囉?發生什麼事了?感覺你有點沉悶」 愛德華:「我不是本來就這副德性?」 玫穆莎:「你是要我怎麼回答你啊....」 我知道他這樣回應我,就是不想讓我知道他在想什麼、煩惱著什麼事情 所以我也只能默默的喝著自己的飲料 這股沉默就如同好久以前,我擔心著自己是不是惹愛德華生氣以及擔心他是否會幫助我多久那陣子,充滿著疑惑、緊張感 不同的是,現在的愛德華對我來說不再是未知數了,如果他想讓我知道,他會讓我知道的 我站起來打算去廚房把喝完的杯子放到水槽旁 愛德華:「我很心煩意亂」 愛德華:「前陣子在我就讀的高中來了個轉學生,她的血好香,令我蠢蠢欲動,我差點忍不住直接在學校享用她的血」 愛德華:「更詭異的事情是,我居然讀不到她腦袋裡想的任何想法」 玫穆莎:「什麼!?讀不到?」 愛德華:「對,一點都讀不到,我非常驚訝」 愛德華:「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誘惑我的鮮血,會不會是因為我覺得她很特別,所以我才會忍住不對她痛下毒手」 玫穆莎:「特別?你認為對你而言她很特別?」 愛德華:「如果妳擁有讀心術,卻發現有時候不管用時,不會得別在意嗎?」 玫穆莎:「我想會驚訝是一定的,但會不會特別在意,甚至覺得『特別』,這我也說不準」 玫穆莎:「但是...我認為...對你而言,她已經慢慢左右你的想法了」 愛德華:「是...這樣嗎...」 愛德華只是呆愣的說出這句話後就再也沒說開口了 因為我們都知道,如果這感覺是愛,無論是對她、還是對他,都是條不歸路 愛德華在只待了一下子就要離開了,我想他之所以想來,說不定只是想要跟我談談而已 愛德華:「今天謝謝妳,以後有空我會再來看妳」 玫穆莎:「嗯,再見囉」 我目送他離開,同時希望他能盡了解自己對那個女孩的想法 正當我心中默默的祝福他時,他停下腳步,頭沒轉過來直接對我說:「那妳呢?妳快樂嗎?現在的生活滿意嗎?沒有任何遺憾嗎?」 玫穆莎:「什麼?怎麼突然這麼突然說這些?」 愛德華:「聽到妳的祝福,我很感謝,但同時我也無法再當沒聽到妳內心封存很久的聲音,有時間擔心我,為什麼不去正視自己內心的想法」 愛德華:「妳想要再自欺欺人到什麼地步?這段時間我看著妳這樣拼命當作沒事發生,看得我火氣都快要上來了,既然我們該有的基本能力妳一樣都沒有少,既然早就知道為什麼還要當作都不知道?」 愛德華:「我根本不想管、也不想知道妳之前碰到了什麼事,我更不想知道為什麼妳會做這樣的抉擇,但是這樣一直壓抑自己下去真的好嗎?我們眼前的路真的很長很長,真的永無止盡啊!妳能撐多久,難道妳不怕有一天撐不過去變得跟妳母親一樣嗎?」 愛德華:「考慮清楚吧,趁一切還來得及,趁妳還沒後悔,面對現實吧」 *  *  * 「Bum bum be-dum bum bum be-dum bum Bum bum be-dum bum bum be-dum bum ♪」 「Bum bum be-dum....bum..bum..be-dum..bum....」 (『妳能撐多久,難道妳不怕有一天撐不過去變得跟妳母親一樣嗎?』) (『妳能撐多久...』、『妳能撐多久...』、『妳能撐多久...』) 「啊!!!夠了!!煩死了!!我知道我知道了!!」我對著自己吶喊,不想在腦海裡再聽到德華對我說的話 只是他說的話真的句句刺進我心 就如他所說的,我無法再自欺欺人了 或許他看出來,我已經壓抑自己到了臨界點,才會說這麼重的話點醒我吧 我將頭髮放下,換上我第一次親手做的衣服,死前我穿的衣服複製品 看著鏡中的自己,彷彿看到原本的我 (現在,面對現實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