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SU's freedom place

關於部落格
pictures + words = memories.
  • 44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nly you-FINAL

------------------------------------------------ 我蹣跚的走向湖畔 我的害怕、愧疚感在我心中的位置如此重,它們重的差點再次將我的決心擊退 我沉重、緩慢地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終究還是走到湖畔,我停下腳步 我看著前方,我能感覺到自己輕微的顫抖,我知道我還沒有準備好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心中不停的喊著『加油』勉勵自己 「.................好漂亮的星空啊,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喔,每天都可以看到這麼漂亮的景色」 「我真的、真的覺得自己很幸福、很幸運,我還在這、我還能看,我甚至可以看一輩子,從來不用擔心自己什麼時候看不到、無法看」 「只是,在我心中,永遠都存在一片無法取代的星空,它讓我無法仔細的看每一片我所看到的星空,每當我看著眼前的景色,總是會想到那個晚上」 「吶,其實,你一直都很清楚,我一直都知道你一直在我身旁保護我,對不對」 「賽費文‧」 「我不知道你真正待在我身邊是從哪一天開始,我只知道我恢復,或者說擁有知道同伴在身邊的能力後,你早就在了」 「雖然我對你的氣息並沒有特別的記憶,但是你不像我不認識的陌生同類那樣的陌生,相反的我感到非常熟悉,所以我知道那是你,而我相信,你一定也知道我早就發現了」 「只是...我一直裝作不知道你的存在」 「我一直想保持那晚的承諾,你還記得嗎?」 『雖然我們是最後一次見面,不過只要我還在這個世上,就算是陪在你身邊了不是嗎?你並不孤單』 「我對不起我母親,我背叛了她,為了向她贖罪,我嚴守著那晚我對你,或者說是對她的承諾,不再和你見面」 「我原本以為這很容易,我以為不再跟你見面,對你的記憶一定會隨著時間慢慢淡忘,我對你的感覺也絕對會慢慢淡去」 「誰知道...誰知道...」 「我不但忘不了你,那段和你相處的短暫回憶反而還越來越清晰」 「我好痛苦,真的真的好痛苦」 「我不知道怎麼讓自己忘掉你,明明想要忘記你卻又不希望你離開我身邊,好矛盾、我真的好矛盾」 「時間自從我們約定的那一天開始過了好幾年,雖然這段時間我改變了裝扮、改變了生活方式、改變了自己,但我仍然像是一直停留在那一刻,與你最後一次見面的那個晚上」 「我完全沒辦法忘掉過去、忽略從前、裝作沒發生過、假裝你不存在,我的時間是真真正正的一直停留在過去,完全沒有前進」 「我天真的以為只要一直催眠著自己『明天一定會忘記,一定可以忘記』,終有一天,我一定能辦到」 「但事實證明,我只是在自欺欺人,你在我腦海裡、我心中從來沒離開過」 「我該怎麼辦?母親,我不是有意想要背叛妳,但是明顯的我根本做不到」 「我好想請求妳原諒我,但這也很明顯的是個非常奢侈的願望,妳怎麼可能會原諒我?」 「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 「是不是該自我了斷才能真正的結束這一切?是不是該用我的一切才能換得妳的原諒,我抉擇的好累,支撐的好累,我...我...」 賽費文:「真正該贖罪的是我,真正對不起妳母親的是我,請不要把所有的過錯都攔放到自己的肩膀上」 賽費文:「是我不該接近你們,是我讓妳變成吸血鬼,是我讓妳變成妳母親最痛恨的種族,是我、是我,全部都是我的錯!」 賽費文:「每天看妳以吸血鬼的身分活著,是我這輩子心中的痛,偏偏這個痛苦的決定如果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一定會選擇一樣的決定」 賽費文:「真正對不起妳們的是我,因為我的自私,因為我個人的意志,才會變成害妳們家庭破碎,我根本沒資格出現在妳的面前,我...」 玫穆莎:「難到愛上你也是你的錯嗎!」 聽到他也將所有的過錯也往自己身上攔,我忍不住轉過頭看向他 玫穆莎:「我們一定要活在痛苦中嗎?一輩子帶著愧疚感過日子嗎?我們不再是以前的我們了,我們不是已經是『一樣』的了嗎?難道,就不能改變嗎?我真的好想好像跟你在一起,就算被我母親厭惡,我也已經停止不了自己的行動和思緒了,難道真的不行嗎?」 賽費文:「妳真的比我勇敢好多好多,從今以後,我們一起面對吧,我會一直保護妳,再也不讓妳獨自傷心難過,無論是痛苦、愧疚,我們一起面對吧」 儘管我對不起母親,我還是選擇了他 沒有他,我的時間永遠前進不了,擁有他,我才能真正的走下去 母親,對不起,我愛他。 *  *  * 這真是段我不知該怎麼彌補的黑暗時期‧ 玫穆莎被安誤刺的當下,我不希望她就這樣死去,想也不想得將她轉換了體質,擔心安會想不開,於是我抱著玫穆莎用我最快的速度奔向鄰近的城鎮安置在廢棄倉庫後跑回來照顧安 安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徹底崩潰了。 賽費文:「安,妳不能再這樣不吃不喝了,這樣身體會撐不住的,玫穆莎看到妳這樣折磨自己的身體會難過的」 玫穆莎離開這裡已經過了一個星期,而安從一個星期前的那個晚上開始就再也沒吃過食物、也沒闔眼休息過 安:「哈哈哈,你說的是誰?玫穆莎?」 安:「我沒聽過這個名字,她是誰啊?」 安:「你是誰?我又是誰?我在這裡做什麼?這裡是哪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從那天起,安一直坐在在椅子上,拿著刀不停的傻笑、大笑、狂笑著‧她拒絕想起一切,寧願當個一無所有,甚至連自己也丟棄的人 賽費文:「不要這樣子自暴自棄,妳想打我、罵我、甚至想用手上的那把刀殺了我洩憤也好,就是不要這樣子拋棄自己,我看妳現在這樣好難過」 安:「哈哈,你在說什麼啊?我不是過得很好嗎?我沒有壓力、沒有煩惱、沒有負擔」 安:「這樣的生活不是很好嗎,輕鬆自在、無拘無束,為什麼你要難過,為什麼要為我難過,我過得很快樂啊,哈哈哈哈!」 看著安一天比一天還脆弱、一天笑得比一天瘋狂,我好難過,我好恨自己怎麼會這麼沒用 我不是明明非常希望可以幫助人類,為什麼安是如此需要幫助,我卻什麼都無法替她做? 我心裡很明白,因為我是個『罪人』,我是個連幫助她的機會都沒有的『罪人』,因為她一點也不想再見到我 儘管她是多麼的恨我,我還是無法就這樣放下她不管,只是站在旁邊什麼事都不做也好,只要不放她一個人待在這裡,怎樣都好 安有時會從位子上站起來 走向窗口 盯著窗外看了好久好久 看著安一蹶不振了一個多禮拜,我實在忍不住從廚房拿了人類能吃的食物出來,希望她多少能吃一點 賽費文:「安,我把食物拿來了,妳多少吃一點吧,看妳快要連站的力氣都沒有了,再這樣下去──」 安:「神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安:「前世我是做了什麼罪孽深重的事嗎,為什麼我的這一生會這麼命苦」 安:「丈夫被當作吸血鬼的食物,自從那天後我再也沒有安心的生活過,要不是有玫穆莎,我早就撐不下去了,我好想跟隨我的丈夫離開」 安:「我是多麼的擔心玫穆莎的安危,我是多麼的注意玫穆莎的生命,我把她看的如此重要,因為沒有她,我這一生到底還剩下什麼?」 安:「為什麼!為什麼玫穆莎需要的卻不是我!為什麼她會坦護吸血鬼,為什麼她會為了吸血鬼連命都不要!」 安:「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還要把她變成我最痛恨的吸血鬼!但是,我最痛恨的是我自己,明明我是這麼痛恨吸血鬼」 安:「心裡卻又有一絲絲,不,甚至是完全放下心中的石頭,感謝你救了我玫穆莎,感謝你沒有讓她就這樣離開」 安:「我做錯了嗎?我保護玫穆莎錯了嗎?我因為過去的事情對吸血鬼有了陰影錯了嗎?我擔心自己和玫穆莎的安危而不信任吸血鬼錯了嗎?」 安:「為什麼結果卻變成這個樣子!玫穆莎死了,我親手將她殺死了!她因為保護吸血鬼被我殺死了!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撐到現在!」 安:「我的目標不但沒有達成,反而還親手毀掉了一切,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以前我是多麼的恨吸血鬼!」 安:「現在...我根本連恨都不敢恨...恨了吸血鬼就是恨我的女兒啊...是我親手將她變成我最痛恨的吸血鬼!」 安:「我錯了嗎?我真的做錯了嗎?為什麼現在的生活跟我想的『跟女兒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人生完全不一樣!全部變了調!」 賽費文:「妳沒有錯,玫穆莎沒有錯...」 賽費文:「錯就錯在所有對的決定同時發生了」 安:「....什麼意思?」 賽費文:「你恨吸血鬼沒有錯,如果我遇到那樣的事情,要我對吸血鬼沒有敵意是不可能的‧替我擋刀的玫穆莎也沒有錯,因為她為了不讓朋友死在刀下而犧牲自己」 賽費文:「其實就連為了生存而使妳丈夫身亡的吸血鬼也沒錯,他只是為了生存」 賽費文:「我不敢說自己做的事情、做的決定是不是對的,但是所有的事情如果都是對的,為什麼結果卻是如此的不如意,我想這是因為...這些決定是自私的,所有的自私結合在一起,造成原本做出決定的意義全部變了調...」 賽費文:「所以,這不是妳的錯,不是誰的錯,早在我們共存在這片土地,這個世界上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脫離正軌了,請不要...再責怪自己了...」 安只是靜靜的將我的話聽完,沒有再開口說任何一句話,也沒有轉過身將我放在桌上的食物吃掉,仍然持續握著刀、望著窗外 幾天後,安突然頭暈 整個身體瞬間沒了力氣,整個人倒在地上,她的時間不多了 安:「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你說...的話...我、我終於想通了...」 安:「雖然你說...我...我們都沒錯...但我還是錯了...」 安:「我...我錯在被...被對你們...的仇恨...蒙蔽了雙眼...我...我沒有...沒有看清楚...我沒有...沒有發現...你是如此...如此值得信賴...」 安:「玫穆莎...玫穆莎就拜託你照顧了...」 安:「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賽費文:「妳母親向我道謝、對我道歉後離開了」 賽費文:「她第一次認同我,第一次釋出善意的將妳交給我照顧,我說什麼都一定要盡全力的做好她交代的事情」 賽費文:「於是我將安安葬後,馬上奔回我將妳安置的地方,看到妳已經被愛德華救起,並且生活慢慢的步入軌道,我心中由衷的感謝愛德華,並且即刻待在妳身邊,無時無刻的注意妳的周遭」 賽費文:「這些年來,我有好幾次好想衝出去抱住妳,慶幸妳沒有因為我將妳丟在這裡後發生什麼事情,好想好好對愛德華說聲謝謝」 賽費文:「真的好險妳沒事,好險...真的好險...」 玫穆莎:「吶,我覺得,我們好像花了額外的時間在贖罪耶」 賽費文:「什麼意思?」 玫穆莎:「你說我母親將我交給你照顧,這聽起來不像是將我交給你了嗎?」 玫穆莎:「這意思不就是,她不恨我們了,我們自由了,可以在一起了的意思嗎?」 賽費文:「是這個意思嗎?我一直以為她說的是我們的交易繼續實施,所以不敢掉以輕心,深怕妳受傷,這樣要怎麼給妳母親交代」 玫穆莎:「吼,誰會只是為了自己的女兒不受皮肉苦然後這麼慎重的拜託你照顧我啊!再說我現在是什麼身分啊,可是比人類強好幾百倍的吸血鬼啊,我想她一定是希望你能像這樣摟著我,陪在我身邊,我們扶持著彼此一天一天過下去」 賽費文:「原來是這個意思啊...我們真應該早點說開的」 玫穆莎:「不,我認為這樣剛好,這幾年對我母親的贖罪是一定要的,不這麼做我心裡會過不去」 賽費文:「那我要好好謝謝妳母親將妳交給我」 玫穆莎:「我們有空回去看看我母親吧,告訴她,我們過得很好,並且好好謝謝她」 賽費文:「明天就去吧」說完,他吻住我的唇 無論是我、賽費文、還是我母親,我們心中認為的罪終於在彼此坦白、彼此接納後終於被自己原諒了‧雖然母親接受了我們,但我對母親還是有說不完的感激 (謝謝母親,我會和賽費文一起過著幸福的日子,絕不讓妳操心,謝謝、非常謝謝。)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